毒妃嫁到邪皇大人别傲娇云轻歌by琉璃火在线阅读

毒妃嫁到邪皇大人别傲娇云轻歌小说全文,琉璃火章节目录在线阅读,主角云轻歌小说《毒妃嫁到邪皇大人别傲娇》免费在线阅读。毒妃嫁到邪皇大人别傲娇是一本火爆的穿越重生小说,精彩节选:为何残王现在还活得好好的?云挽月一双黛眉拧的很紧,盯着云轻歌,眼神逼视继续问。云轻歌歪着头,一脸不解:啊?三姐姐你在说什么?什么玉佩?什么实话?装傻中。她的反应让云挽月眼底多了一抹...
毒妃嫁到邪皇大人别傲娇云轻歌by琉璃火在线阅读

毒妃嫁到邪皇大人别傲娇云轻歌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:

《毒妃嫁到邪皇大人别傲娇》第8章 女主的催眠术

为何残王现在还活得好好的?云挽月一双黛眉拧的很紧,盯着云轻歌,眼神逼视继续问。

云轻歌歪着头,一脸不解:啊?三姐姐你在说什么?什么玉佩?什么实话?

装傻中。

她的反应让云挽月眼底多了一抹深意,四妹妹,你难道失忆了?

云挽月暗想,会不会是自己的催眠术给云轻歌造成了后遗症?

若是失忆也好,这样就不会想要跟夜天珏坦白真相

云轻歌继续迷茫说:三姐姐,你糊涂了吧,我怎么会失忆?三姐姐这是病了吗,怎么净说些胡话了。

云挽月微微眯眸,一点点正视云轻歌的眼。

对上她的眼,云轻歌心底咯噔了一下。

果不其然,她清晰瞧见了云挽月那双原本的黑瞳渐渐转变成了暗红色,如同岩浆铺就的深渊。

这是她的催眠术!

可盯着久了,云轻歌依旧还是一脸淡定。

原著中介绍过,女主云挽月的外挂是催眠师。

催眠师在云挽月所在的现代是个普遍职业,共有十二级,而云挽月到达了十二级,可以用瞳孔催眠他人。

本就是个外挂,她也没往心里。

现在突然用在自己的身上,让云轻歌心底暗恼。

渐渐的,云挽月眼底的暗红色消失,她又一次吩咐:今晚,杀了残王。

然而

云轻歌脑子依旧还是很清醒的。

她怀疑,可能是因为她不是原本的云轻歌了,所以催眠术对她无用?

云挽月也察觉到她的双眼很清明,可不像是被催眠的人。

你怎么会

啊?云轻歌装作大梦初醒的模样,往后退了几步,问,三姐姐,你为何要杀残王呀?还要指使我杀王爷?你就不怕

云挽月眉心狠狠跳了几下。

怎么会没用?哪里出问题了?可看她这模样又像是真的失忆了。

不对劲,非常不对劲!

云轻歌说:哎呀,我家王爷不能等太久了,三姐姐你若是还有事回门之日再说吧。

说罢,她就走了。

云挽月心咯噔一下,立刻拽住了云轻歌的衣袖:等等,你不能走!

这死丫头,看着分明还是那蠢笨的云轻歌,可她就是觉得不对劲。

三姐姐你放心好了,刚刚的事情,我知道你在开玩笑吓唬我,我们就别闹了。

我家夫君很凶的哦。

云轻歌不动声色地挣脱了她的手。

边说云轻歌边走向了马车,以此保证自己安全。

她不能让云挽月察觉到自己不对,可又不想看见这女人发现控制自己时得意的样子。

把她当枪使,毕竟谁都知道她不可能真的杀得了残王,只会死在残王手中!

若是她没杀成功,残王也不会饶了她,再留一手让奶娘杀了她,最后将这事嫁祸给残王。

不论哪种结果都是对他们有利的。

若是此刻她现在跟云挽月假意答应,云挽月肯定会回头反咬一口向皇帝皇后控诉自己有刺杀残王的念头。

毕竟云挽月知道原主一旦想夜天珏说真相暴露真实容貌,她的准太子妃位置可能就保不住了。

再怎么说夜天珏发现心心念念的女子竟不是她

看着云轻歌的背影,云挽月缓缓握了拳头,眼神阴冷寒凉地盯着云轻歌走向马车。

她想不明白,她如此精细的布局,竟然没弄死云轻歌!

绝对不能让珏哥哥知道真相!

这次计划失败,陷害不了残王,更不能夺回残王手中兵权。

小姐,咱们回府吗?丫鬟凑过来,小声道。

云挽月轻哼了一声说:回府吧。

丫鬟又喜滋滋说:这次敬茶时皇上都没有喝他们的茶,小姐不用再担心了。

云挽月眼神一深,没说话。

别看敬茶之时皇帝对残王冷漠,实则心底还是希望残王能从轮椅上站起来带兵打仗。

否则也不会秘密去寻遍天下大夫来给残王治腿了。

云轻歌爬上马车,微不可查地松了一口气。

那催眠术,还真有点瘆人。

她坐下后,身边的男人不动声色地打量她。

她也瞄向了他,见他手执着书卷装模作样地看着,像是真的毫不在意外界之事。

男人这手,骨节分明,真好看。

这男人就是毁容可惜了,手这么好看,声音这么好听,让她这么一个三控的人很难不被吸引。

三控指的是颜控手控和声控。

多谢王爷等妾身。

她抬起头来,看着夜非墨笑了笑。

在云挽月面前要装,在这男人面前还要装,真累。

果然是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

夜非墨冷嗤了一声才吩咐道:青玄,回府。

回到王府后,云轻歌就安分地回到了北院里。

今日皇宫之事,她越发替夜非墨感到憋屈和不值。

皇家果然无亲情,能带兵打仗立功时的夜非墨受皇帝重视,瘫了就被皇帝冷漠对待,真是太无情了。

还有这夜天珏和云挽月,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想帮他,看来得从他的毒开始。

朝堂之事,她尽力而为。

王妃,您回来了?吉祥一见她入屋就迎上来,声音很轻柔。

云轻歌不知道这丫鬟是否衷心,所以只是冷淡地轻嗯了一声算作回应。

王妃,今日青玄大人搜查了整个王府的女眷,不知是不是跟昨晚上的刺客有关系。

听见这话,云轻歌突然转头看向她。

吉祥被她的目光给吓了一跳,连忙往旁退开数步。

可有搜到什么?云轻歌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可疑,连忙敛眸问。

吉祥摇摇头,这个奴婢也不敢打听,怕惹祸上身。

云轻歌捏了捏下颚。

她的马甲不能掉,所以就得把自己这戏演好了。

只是她想要给夜非墨解毒,还得神不知鬼不觉更何况这世界与她所在的现代世界不一样,医药名称完全不同,毕竟是别人笔下的架空世界。

她需要去书房里寻本这世界的《药材全集》来。

她看向吉祥道:王爷经常会在书房里吗?他何时会不在书房?

吉祥啊了一声,才小声回:王妃,王爷往日不在书房就是在寝屋里,很少出府。

尤其是五个月前发生了这些事情,毁容和腿残后,王爷就更加不肯出府了。

云轻歌拧了拧眉。

一直在书房,她怎么去取书?

《毒妃嫁到邪皇大人别傲娇》第9章 人生如戏

书中没太过介绍这大反派的生活细节,描写大反派的细节很少很少。

她若是直接去问夜非墨要医书,肯定会惹来怀疑,毕竟一个不学无术又蛮横蠢笨的侯府嫡四小姐,怎么会突然想要看医书了。

书房。

青玄将夜非墨推入屋中后便道:主子,今日彻查了整个王府的女眷,都没有您说的这个人。

虽然昨晚上他也只是匆匆一瞥那女刺客,可是女刺客的脸上糊了泥巴,很难辨认模样。

夜非墨一手支着下颚,一手玩弄着手中的银针。

银针材质很特别,像是以冰块所制,握在手心中又冰凉如许。

偏生这并不是冰块材质,极其坚硬不易掰断。

这般奇特的银针和太医院里那些无能的御医手中的银针可完全不同,点在穴位上确实能起到压制毒的作用。

昨夜那女人,并非是杀他,而且还替他压制了毒。

夜非墨蹙眉,华眸里都是幽邃冰冷的光,似是不信问:都查过了?

查过了。

顿了顿,青玄又觉得不对,才嗫嚅了一下唇。

还有谁?看青玄的表情,夜非墨确定必定是有什么被忽略的。

北院还未查过。

北院?

毕竟是王妃居住的园子,并未查北院也是因为他相信不可能是云轻歌。

夜非墨蹙了蹙眉,什么都没有说。

青玄还想问这事是否还要继续彻查下去时,门口传来了另一名侍卫的声音。

王爷,我们在西院的水井里捞到了一位老妇的尸体。

青玄瞥了一眼夜非墨,问:老妇?

是是王妃陪嫁的奶娘。

用过晚膳后,年迈的管家匆匆忙忙入了北院寻云轻歌。

王妃,王爷请您过去一趟。

管家声音冰冷,没有一丝恭敬之意。

云轻歌对于管家的态度也不恼。

整个王府的人对她云轻歌不待见。

哪怕是在侯府,原主和哥哥都不受待见。

侯爷甚至都不给她这个嫡女配备仆人,所以才会让原主如此信任那位奶娘。

行至书房门口时,云轻歌一眼便瞧见了院子里被白布包裹的尸体。

正是她昨晚上扔进井底的奶娘!

她垂眸,眼底锋芒微闪,随即抬头。

一瞬间,情绪便在眸底酝酿。

穿书后,她发现自己非常有演戏的潜质。

当初学什么医,去考戏院说不定也能考上。

她忽然扑到了奶娘的身边,哭诉着问道:奶娘,奶娘,你这是怎么了?

书房门口站着两名侍卫守着门,还有刚刚领她入院子里的管家。

三人表情各异看着她痛哭流涕的样子。

这时候从屋内传来了轮椅轮子压过地面的声音,青玄推着夜非墨出了书房。

他坐在轮椅上如神般俯视着云轻歌。

男人坐在那方不言不语,可身上逼人之气拂来,让人心惊不已。

云轻歌还在卖力演戏,哭诉着:奶娘,你怎么能丢下我一个人了?

她的哭声太锐利,实在吵闹。

夜非墨终究是不耐烦地蹙眉出声:哭够了吗?

四个字,充斥着冷戾之气。

云轻歌立刻停止了哭声,像是被眼前的男人给吓得,吸了吸鼻子。

随着她吸鼻子的动作,左颊上的瘢痕也跟着耸动了一下,看着实在丑。

王爷我她哽咽着出声。

幸亏离开之前在空间中取出了能让人泪腺产生眼泪的药物,抹在衣袖上。

抬袖随便往眼睛上抹了抹,顿时眼泪就汩汩而出,止都止不住。

看着她抬起红得像兔子的眼睛,夜非墨手指微曲,一下又一下敲打在轮椅扶手上。

他的眼,深邃黑沉,仿佛能透视人心。

云轻歌总有一种他好似早已看穿了她似的错觉。

青玄,跟王妃说说此事。

男人出声唤了一声青玄。

青玄领命,看向云轻歌,声音很冷问道:王妃,这位老妪的尸体是在我们西院后院水井里发现的。

看尸体,应该是被重物击打而亡,随后被扔进水井之中。

您昨晚上,可有见过这位老妪?

西院与夜非墨的东院相距不远,难怪她昨晚上自投罗网跑进了东院里。

昨晚上洞房之夜之前,原主肯定见过奶娘,只是后来原主刺杀了残王,奶娘就不见了。

她眼神微闪,小心翼翼点点头。

大家看着她如此胆小的模样,自然而然不会将她认定为凶手。

昨夜王爷将我关入柴房,奶娘还偷了个包子闯进柴房内给我。

没想到没想到

她沉痛地说着,结果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了。

夜非墨没出声,单手支着下颚,看着云轻歌若有所思。

青玄继续问道:她给你送包子?然后呢?

然后?然后就走了她说她要出恭呀,我一个被关进柴房的人,也不敢乱跑。

这下,院子里沉默了。

青玄当即皱眉,犯难地看向夜非墨。

昨晚上本是派人盯着柴房的,可是后来来了刺客,原本守在柴房外的侍卫皆撤走抓刺客去了。

不过,看这草包的模样,借她十个胆子也不敢杀人,何况还是至亲的奶娘。

青玄,派人搜北院。

沉默的男人忽然出声,尤其是王妃的寝屋。

夜非墨这一出声,使得云轻歌心底咯噔了一下。

她的戏演到这个份上了,他竟然还是想要查她,这男人眼神是有多锐利!

不过即便是搜,她的寝屋里也没什么东西,她丝毫不担心。

是。

青玄领命去搜。

云轻歌则是垂着头,装作还沉浸在奶娘死的悲伤事情中。

她得想法子让这个男人信任她。

否则怎么帮这个反派解毒夺位?

还不能暴露马甲和真容。

这要求真是太过分了!

不过一会儿,青玄已经回来了,朝着夜非墨抱拳说:主子,北院里并无任何异样和线索。

云轻歌听见这话,心底不免轻哼了一声。

刚在心底哼完,男人锐利的视线便扫在了她的脸上,锋芒如刀,清冽又肃杀。

那眼神,让她竟然发怵了一下。

她甚至有感觉这大反派会不会马上一掌把她劈死?

夜非墨凝视着她看了许久,沉冷地勾了勾唇角,那眼神好像已经把她的心思尽收入眼底似的。

《毒妃嫁到邪皇大人别傲娇》第10章 过来

你退下吧。

他收敛眸光挥手赶人,动作不免带着些嫌弃之意。

云轻歌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走之前,她还是又回头看了一眼书房。

夜非墨的书房很大,里面的藏书量也必定很多。

看来,晚上得冒险一次。

待人离开后,夜非墨扫了一眼地面上奶娘的尸体。

管家小心问:王爷,这尸体该怎么处理?

凶手没查到,可是为什么一定要盘查王妃呢?管家想不明白。

丢回侯府,既然是侯府的人,就由侯府处置。

那若是问起奶娘死因管家很懵,想不明白。

奶娘从小照顾王妃,理应由王妃处置这尸体。

而且奶娘还是陪嫁过来的,现在还丢回侯府,他们家王爷的做法令人不解呢?

难道是想给侯府一个下马威?

青玄递给了管家一道眼神:笨,就说是昨夜有刺客误杀了奶娘。

管家立刻应声退出。

青玄这才问道:主子,这事情可还要继续查?

不必。

夜非墨如玉的长指复又敲打在扶手上,这次是有节奏地敲打。

青玄明白,主子思考时就喜欢如此做。

那既然不查了,为什么还要王妃过来一趟?试探?

是夜。

云轻歌将其中一名经过北院的小厮迷晕,并换上了他的外衣,撕掉脸上的瘢痕,这次她学乖了去弄了锅灰涂满脸,黑漆漆一片,除了眼白是白的,在黑暗中几乎看不清她的脸。

吉祥被她早早下了安睡的药,此刻正在屋中呼呼大睡。

她向吉祥打听过,这个时辰点,夜非墨一定已经上榻休息了。

不然,她也不敢这么肆无忌惮。

她来到东院,彼时,整个东院都还未熄灯。

一名小厮正好捧着一壶茶走入,云轻歌连忙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兄弟,这茶水我帮你送进去可好?

递茶水的小厮不解地抬眸看向她,尤其是她这黑漆漆的脸,除了眼白是白的,真的很难分辨出是何模样。

见小厮还在狐疑,云轻歌又解释:正好,我有些事情要与王爷汇报,给你一同端进去,顺便吧!

因为东院里始终有侍卫把守,所以她必须寻到理由进入。

看这夜非墨对自己东院的守卫如此谨慎,想必想要他夜非墨命的人数不胜数。

小厮还在狐疑中,云轻歌已经极快地劈手夺过了他手中的茶水走入。

侍卫见是端茶水的小厮,自然不再阻挠。

云轻歌端着茶水垂眸往前走,眼角时不时观察四周的光景。

东院占地面积最大,穿过小院,走上长廊,再拐过小树林才到了书房门口。

此刻书房内并未有人,正如她所愿。

云轻歌往四周看了一会,一手端着茶壶,一手推开书房门。

她将茶壶放置在桌上,点了火折子开始观察书柜上的书。

倒让她意外的是,这书柜上什么类型的书都有。

她一本本寻过去,终于看见了《药材全集》,面露惊喜之色,连忙将书拿起收入空间之中。

正准备折身回去,哪知门口传来了动静。

云轻歌眸光一凛,当即吹灭了手中的火折子。

脚步声越来越近,她捏住火折子的一角,蹲下身,连忙寻个藏身之地。

嘎吱。

门打开的同时,她也正好在书桌底下蹲下,随手碰触到了墙面上的一处机关。

这略略凸起的东西,令她眉微微一蹙,来不及多想就直接摁下了这个凸起之物。

咔地一声,墙壁突然裂开出现了一个洞。

她还未反应过来就顺着这裂开的洞直接滚到了隔壁——

书房与隔壁的残王的书房只不过是一墙之隔。

她就这么滚进了夜非墨的寝屋里,顶着一张黑漆漆的脸,气氛顿时尴尬。

而屋中的青玄听见动静,立刻转头看向了她。

何人?

云轻歌心底又气又恼只能解释:我送茶水的

还不等青玄说话,屏风后的夜非墨听见动静却出声。

青玄,你先退出去。

男音依旧低沉寒冽,毫无温度。

云轻歌心底咯噔了一下。

青玄亦是警惕犹豫,可主子那不容置疑的嗓音令他不得不退出去。

人一退出去,屏风后传来了哗哗水声,她才知道这男人原来是在沐浴。

云轻歌担心这男人会对自己起杀念,连忙解释说:王爷,奴才就是个送茶水的刚刚误以为您在书房,所以才将茶水送到了隔壁,不小心就呵呵,没曾想这书房墙壁下还有个洞。

送茶水?屏风后传来男人寒冽的嗓音,满带深意。

轻风拂过,兴许是沐浴的缘故,这拂面的风都带着一丝润润的凉气。

帷幔掀动,发出沙沙声。

是奴才就是送茶水的,误,误,误闯,那王爷若是没有吩咐,奴才先退下

她连忙爬起来要走,可这一只脚刚迈出去就被男人给呵斥住。

站住!

云轻歌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,才小心翼翼地问道:王爷,您有何吩咐?

嗓子嘶哑。

帷幔后传来一分响动,她听见男人说:过来替本王更衣。

什么?

云轻歌怔然,怀疑自己这是出现了幻听。

刚刚青玄在此的时候,应该已经伺候了这男人更衣了吧?

新来的?帷幔后男人的音调逐渐危险,甚至还带着几分不耐烦。

云轻歌一咬牙,才尖着嗓子说:王爷奴才确实是新来的,所以笨手笨脚,怕伺候不好王爷。

不如,奴才去让青玄大人入屋伺候王爷?

帷幔后忽然没声了。

云轻歌想,他是不是不高兴了?若是不高兴那才是最好的,她可以直接被轰走。

王爷,那奴才就先告退了

既然不听令,本王命青玄打二十大板。

夜非墨的嗓音已经寒凉如冰,说话语气不见丝毫起伏,如同在谈论今日天气般随意。

云轻歌想骂人。

这个暴王,随随便便就打人板子。

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,要被他打板子!

云轻歌咬了咬牙,还是跪下求饶:王爷饶命,奴才这就给您宽衣哦不,给您更衣。

您想穿多少件,奴才都为您穿。

她想,一个长期坐在轮椅之上的男人也确实行动不便,穿衣等等所有事情都需要他人照顾也实属正常。

她也不跟他一般见识。

那方夜非墨才沉声说:还愣着?

喜欢毒妃嫁到邪皇大人别傲娇相关热门小说

国外直播平台Twitch将全面采用HTML5技术
如何打造一款成功的Html5游戏?
搜游董事长谢成鸿:Layabox推动HTML5发展
《全员加速中》H5游戏 游戏操作玩法技巧
下一代Web技术 : HTML5炒作多于实际应用?
H5游戏《西游神传》大圣降临版本更新内容
HTML5游戏的黄金时代即将到来?
H5游戏《老虎不吃素》第九关过关攻略详解
白鹭时代合伙人陈康艺:我眼中的HTML5游戏
拥抱HTML5,Flash 死局已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