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华烟云顾轻舟by明药在线阅读

京华烟云顾轻舟小说全文,明药章节目录在线阅读,主角顾轻舟小说《京华烟云》免费在线阅读。京华烟云是一本火爆的民国情缘小说,精彩节选:那个男人--在火车上的那个男人! ---------------- 顾轻舟心中猛然乱跳:他知道她偷走了那支勃朗宁,所以叫她小贼。你是谁?顾轻舟很快镇定下来,假装不承认,我没见过你! 男人失笑,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:走,带你认识认识...
京华烟云顾轻舟by明药在线阅读

京华烟云顾轻舟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:

《京华烟云》第8章 酷刑与激烈

那个男人--在火车上的那个男人! ---------------- 顾轻舟心中猛然乱跳:他知道她偷走了那支勃朗宁,所以叫她小贼。

你是谁?顾轻舟很快镇定下来,假装不承认,我没见过你! 男人失笑,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:走,带你认识认识我! 不由分说,就把顾轻舟从黄包车上扯下来,送入了自己的汽车里。

男人手臂强壮有力,几乎把顾轻舟提起来,顾轻舟挣脱不开。

汽车很快开走。

车厢里都是男人清冽的气息,还有烟的香醇。

男人上车就点燃了雪茄,青烟缭绕中,他深邃的眸子敛光,什么也看不真切。

顾轻舟拳头攥得紧紧的。

她正要说点什么,男人随手丢了雪茄,就把她抱到了自己腿上。

他揽住她纤柔的后背,摩挲着她的腰,脸凑在她的脸侧:小贼,我的勃朗宁呢?你胆子长毛啊,那玩意儿你也敢偷?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!顾轻舟咬牙,挣扎着要下来,却被他箍得更紧。

他唇齿见旖旎出雪茄的清冽香醇,唇略有略无撩过她的,干燥冷冽。

顾轻舟使劲躲。

不承认?男人低声笑,没事,先去吃饭,这时候都饭点了,吃完饭慢慢聊! 我要回家! 吃完饭,我送你回家,你阿爸姆妈不会怪你的。

男人铁了心道。

她说不行,他就凑得更紧,几乎就要吻上她。

顾轻舟躲闪不及,先应承着他。

只是,陈嫂要急死了。

男人带着顾轻舟去吃饭。

最地道的岳城馆子,一间僻静的雅间,他点了几样岳城名菜,要了一坛花雕。

顾轻舟的乳娘李妈妈就是岳城本地人,她的岳城菜比这馆子更地道。

吃了几口,顾轻舟兴致阑珊,吃不下去了。

喝酒吗?男人自己不怎么吃菜,酒倒是一口一口的,见顾轻舟也不吃了,端起酒盏问她。

顾轻舟摇头:我不会喝酒,我要回去了....... 男人轻笑,好似听了个玩笑话。

他用力拽过她,将她抱着坐在他腿上,她身子轻柔,雪肤明眸,年纪又小,像只软萌的兔儿。

他声音难得的温柔,酒香溢出:知道不知道我在火车站找了你三天? 为了那支勃朗宁***....... 顾轻舟更想要那支勃朗宁,装傻又太刻意了,抿唇不答。

叫什么名字?他又问。

顾轻舟道:李娟。

真叫李娟? 是! 嗯,娟儿,好听!男人接受了,轻声笑着,粗粝手指按压她的唇,想吻上去。

他的手长期握枪,磨出一圈粗粝的老茧,压在她柔嫩的唇上,酥酥麻麻的触觉,顾轻舟想躲。

为何要抱我?顾轻舟迎上了他的眸子,问道。

怎么,不喜欢?男人挑眉反问。

我又不是伎女。

顾轻舟蹙眉,好人家的姑娘,这样搂搂抱抱?你们岳城人都这样? 男人听了这话,并没有恼羞成怒,而是笑,搂得她更紧了,轻轻咬她的耳垂:做我的伎女,不委屈你! 顾轻舟咬牙。

她正要推他,甚至要恼怒扇他耳光的时候,雅间门被推开了。

男人的随从兴奋道:团长,人抓到了! 团长? 这男人是当兵的。

他果然是岳城军政府的人。

好,太好了!男人很高兴,丢了手里的酒盏,拽起顾轻舟,走,带着你去看审犯人! 顾轻舟听到审犯人,就以为是去警备厅。

可男人的汽车一路出城。

城外有一处守卫森严的监牢,牢中宽大复杂,场地上沁出暗红,似无数人的鲜血浸染。

顾轻舟有点冷,她缩了肩膀。

他们不是去警备厅的大牢,而是去军政府的大牢。

她身后跟着男人的随从,一步落下就要撞到人身上,只得拼命小跑,跟着男人的脚步。

———— 他们进了监牢。

监牢的一隅,关着八个高大精壮的犯人,个个被打得皮开肉绽。

团长,审了一个小时了,屁也没问出来!下属禀告道。

男人坐在椅子上,拍了拍他旁边的位置,让顾轻舟坐下。

拿烙铁烫。

男人云淡风轻道。

烫了,他们嘴巴紧! 嘴巴紧?男人摩挲着自己的下巴,玩味般想了想,突然转头问顾轻舟,见过活剥人皮吗? 顾轻舟头皮一紧。

拜托是开玩笑的,拜托不是真的! 去准备,剥了他!男人随意指了一命囚犯。

顾轻舟头皮发紧,转颐愕然看着这男人,难道审讯要用到如此酷刑吗? 她手指发僵,用力才能蜷缩起来。

那边,果然很快就架起了刑架,男人吩咐将囚犯架上去,有个刽子手磕破了囚犯的脸,一块皮肉翻出来,高大精壮的囚犯惨叫,顾轻舟才彻底明白:不是开玩笑的。

真的要活剥一个人。

而其他囚犯,都被男人派人押在旁边,观看着剥皮,震慑他们。

我要回家!顾轻舟后背一层薄汗,声音都在发抖。

别跑!男人一把将顾轻舟圈在怀里,抱着她看。

顾轻舟被男人捏住下颌,逼迫她看着场地里活剥人皮,耳边全是犯人凄厉的叫声,顾轻舟整个人都在发抖,她死死咬住唇,才没有跟着尖叫起来。

剥了皮之后,男人亲手将那个没皮的犯人,钉在木桩上。

我说,我说!剩下的犯人全吓疯了,个个争先恐后交代。

是程副将的意思,程副将想要除了您....... 轻舟哇的一声,吐了一地,后面的审讯再也听不见。

回去的时候,男人很亢奋,上车就紧紧搂住了轻舟。

放开我!顾轻舟嘶叫,使劲挣扎捶打,再也没有了之前假意迎合的耐性,你这个流氓,你这个变态! 她声音尖锐刺耳,男人微微蹙眉,吻住了她的唇。

他堵住她的嘴巴,顾轻舟愣住。

她的初吻! 男人还把舌头顶进来,温热的舌撩拨着,让她无处可退。

顾轻舟回神,压抑心头乱跳的悸动,又踢又打,从喉咙间骂出声! 他真的太变态了! 他把一个人活活剥了皮,那惨叫声,顾轻舟这辈子也忘不了。

他最变态的是,他压住她的脑袋,逼迫她跟着看。

顾轻舟不想看,她吓得手脚全软了。

最后,这个变态居然亲自去把那没皮的血人钉在木桩上,顾轻舟看到那个人在痉挛,他皮都没了,却还没有死....... 十分惨烈,可谓人间炼狱! 顾轻舟想吐,已经吐了三四次,胃里什么也没有了。

她又恶心又害怕,眼泪簌簌的滚,又被这变态吻住,脑子里逐渐模糊,她晕眩了。

最变态的是,这么可怕的事,他居然看的血脉贲张! 简直是魔鬼! 男人却越吻越深。

每次杀人,他浑身亢奋,精神特别足。

他粗粝的手掌在她的周身游走,顾轻舟哭了,浑身没了半分力气,任由男人捏扁捏圆。

她回城是有目的的,她需得完成,而不是来做某个男人的伎女! ———— 顾轻舟恨极,在火车上的那个晚上,应该顶住被他割喉的恐惧,大声嘶喊暴露他! 是处吗?男人声音嘶哑,压抑着粗重的呼吸。

顾轻舟一脸的泪,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,她刚刚看到一个活剥的人皮,哪里还有精神听他说话? 她耳边嗡嗡的。

这么小,应该还是处。

男人的呼吸更加急促,你承受不住的。

他重重拍了司机的后座,去堂子!堂子算是比较高级点的伎馆。

司机道是,加快了车速。

到了堂子门口,他居然将顾轻舟扛在肩上,一起带入。

不,不!顾轻舟回神,看到是伎院,又闹腾起来。

她不是伎女,她不要进这种地方! 男人却重重拍她的屁股:乖! 顾轻舟原本就头晕目眩,被他扛在肩头,脑袋回血,彻底失去了方向感,整个人似踩在云端上,再也没力气挣扎。

他不顾四周投过来的目光,将她带进了一间奢华的包房。

他放下就吻她,将她抵在床头旁边的墙壁上,吻得疯狂,吞噬着她柔软的唇,几乎要将她撕裂入腹。

顾轻舟一点力气也没有。

少爷.......旋即,一个身材火爆的女子,进了包房。

他顺势放开了顾轻舟。

他的呼吸更重了,重到一下下的,似只发情的猛兽。

他离开顾轻舟的唇,顾轻舟以为自己终于解脱时,男人从身后掏出一副手铐,将顾轻舟拷在床脚上。

顾轻舟挣扎着手铐,拉得一阵乱响,却无法脱开,她厉叫:你做什么,你这个qinshou,你这个人渣,你放开我! 她不想看他杀人,更不想看他行房。

他却把她锁在他床边的柱子上。

顾轻舟厉哭:你这个变态,变态,神经病,变态!眼泪经不住又滚落。

男人不管顾轻舟的歇斯底里,只是将那女人推在床上,动作野蛮凶残。

顾轻舟就被锁在床边,他做了什么,她全知道,然后她彻底崩溃了。

活了十六岁,她好似把人生最黑暗的都见识过了。

一个小时之后,这变态终于从女人身上起来。

他洗了澡,解开了顾轻舟的手铐,要带着她离开。

上了车,男人拍顾轻舟的脸:回神,吓到了? 吓到了? 顾轻舟想骂又想笑,她似乎经历了地狱般的一个下午,他却轻描淡写问她是不是吓到了....... 顾轻舟更想哭,可是眼睛里已经流不出半滴眼泪,她的魂魄像离体了,她一点力气也没有。

去顾公馆!男人道。

中午绑架顾轻舟的时候,男人让下属拦住了那个黄包车司机,问他是从哪里出发的。

故而,他就知道顾轻舟是顾公馆的小姐。

顾轻舟骗他说她姓李,男人也没反驳。

下车时,已是黄昏,晚霞谲滟披下来,顾公馆覆盖着一层锦衣。

男人将她放在顾公馆门口,就开车离开了,并没有送她到屋子里。

回到车上,他有点疲倦了。

司机是他的老下属,轻声问:少帅,是回督军府,还是去别馆? 去别馆。

男人揉了揉额头,道。

奥斯丁轿车转头,回到了男人自己的别馆,是一处很精致小巧的法式小楼。

回到别馆,负责打扫和煮饭的孙妈告诉男人:少帅,夫人今天打电话来了,明晚督军府有个很重要的舞会,让您回去一趟。

男人摆摆手,不理会。

第二天早起,他就把这事忘得精光。

今天还有集训,他吃过早饭就赶去营地了。

《京华烟云》第9章 扭断手

顾轻舟似在地狱中走了一遭,回到家中时精神恍惚。

顾公馆众人神色各异。

她父亲阴沉着脸,分外不满。

和她走散的陈嫂,已然是吓得半死。

顾轻舟回房关上了门,眼前全是那张完整活剥下来的人皮....... 她捂住嘴,哭到抽搐,又呕吐。

她遇到了魔鬼。

都是那支勃朗宁手枪惹的祸!顾轻舟后悔不跌。

她当时也是顺手,就拿了他的枪,哪里想得到后患无穷? 他知道我家在哪里,我却不知道他是谁!他既然是军政府的人,对付我父亲还不是易如反掌? 这世道,扛枪的总是强硬过从政的,所以军政府碾压市政府,很多地方市政府,不过是军政府的傀儡。

顾轻舟想把枪还给他,却不知去哪里还,更不知他下次还来不来找她! 为了那支枪,他可以在火车站寻她三天;大概是因为她拿了他的枪,所以一见面他就搂搂抱抱,将她视为己有,像对待风尘女子那样,他用一支枪买了她。

偏他又是魔鬼! 他对付敌人的方式,他对付女人的手段,顾轻舟不寒而栗。

她怕,她害怕他活剥人之后还亢奋的变态! 任何手段和道德,在魔鬼眼前都不值一提! 顾轻舟不知哭了多久,有人轻轻敲阳台的门。

她异母兄长顾绍,站在阳台上,已经听闻她哭了多时。

阳台的门没有锁,见她抬眸,看到了他,顾绍就走进来。

.......别怕,迷路没什么可怕的。

以后你想去哪里,我陪你去。

顾绍站在她床边,轻声道。

一缕缕的温暖,沁入她的心田。

他们都以为顾轻舟矫情,不过是迷路,就吓得这样! 阿哥!顾轻舟虚弱拥被,眼泪流了满脸,眼皮都浮肿了。

顾绍就坐到了她的床边,轻轻握住了她的手。

他的手掌纤薄却干燥温暖,给了她友善和力量。

顾轻舟抱住了他的腰:阿哥,我怕! 不怕!顾绍一愣,精神有点紧绷,同时也轻轻拍着妹妹的后背,不怕的,舟舟.......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,顾轻舟让顾绍回房去休息。

顾绍亦担心母亲和姐姐骂他,只得先走了。

———— 这一夜,顾轻舟没怎么睡着,阖眼都是那血淋淋的画面,还有堂子里那个女人凄厉的惨叫。

顾轻舟从小早熟,她的乳娘李妈教她复仇,教她怎么应对继母和姊妹,教她如何网络人脉,却独独没告诉她怎么对付一个魔鬼一样的男人! 第二天早上,顾轻舟萎靡不振起床了。

吃过早饭之后,父亲去衙门了,老二顾绍和老四顾缨去学校,老三顾维伤口化脓发烧,住到德国教会医院去了,秦筝筝带着长女顾缃出去买衣裳做头发,准备今晚督军府的舞会。

独顾轻舟留在家中。

她又睡着了。

等她醒过来,已经是黄昏,眼睛的浮肿已经消失了,她精神也好了很多。

她换了衣裳,穿着督军府送过来的那件淡粉色掐腰洋装,满头齐腰的直发,用一根白玉簪挽起。

古典的挽发,配上新式的洋装,老旧和新派在她身上融合得很完美,一点也不违和,似从古画里走出了的美人。

顾轻舟下楼的时候,正巧父亲和二哥顾绍回家。

他们父子推门进来,就见楼梯蜿蜒处,聘婷少女款款而行,粉色洋装泛出温润的光,映衬着她雪白细腻的小脸。

纤长的颈脖上,垂落了几缕黑色散发,黑发红颜,美得似天际谲滟的晚霞,周身披着绚丽的光,妩媚灼目。

顾绍呼吸一顿,脸不由自主红了。

顾圭璋很骄傲,他终于有了个像样的女儿。

昨日顾轻舟迷路给他的不快,顿时消弭。

阿爸,阿哥,你们回来啦?顾轻舟淡笑,声音低婉。

柔软澄澈的眸子,泛出细碎的光,顾轻舟很温柔。

晚上去督军府,要处处听你母亲的话。

顾圭璋交代几句。

顾轻舟一一应下,十分乖巧听话。

秦筝筝随后也带着顾缃下楼了。

顾缃穿了件银色绣折枝海棠的旗袍,包裹着曼妙丰腴的身材,曲线玲珑,脸上画了精致的妆容,烫了卷发。

若顾缃是外头的女人,顾圭璋就觉得她很美,美得叫人骨头里发酥,可她是他女儿,顾圭璋就觉得她像出去卖笑的,丢尽了顾家的脸! 父亲都不喜欢女儿性感,只喜欢女儿单纯可爱,像顾轻舟这样。

穿得什么东西,小小年纪不学好!有了对比,顾圭璋愤怒了。

秦筝筝看了眼顾缃,再看了眼顾轻舟清纯俏丽的装扮,顿时明白丈夫的火气。

安抚了几句,督军府的车就来了。

顾轻舟、顾缃和秦筝筝上了车。

顾缃被她父亲几句话气得半晌,呼吸沉重。

她太生气了,她父亲在顾轻舟面前,把她贬得一无是处。

正巧顾轻舟就挨着顾缃坐。

顾缃忍不住,伸手使劲掐顾轻舟的腰,恨不能掐死这个小贱人! 她掐得很用力,想把顾轻舟的一块肉拧下来。

顾轻舟的洋装被她掐皱了一块。

应该很疼的。

可顾轻舟面无表情。

———— 顾缃越发气了,悄悄拔下自己的耳钉,用耳钉砸扎到顾轻舟肉里。

这下应该疼了吧? 顾轻舟依旧没反应,只是见顾缃越来越过分了,顾轻舟反转过手,就听到咔擦一声,她把顾缃的手腕就扭脱臼了。

啊!顾缃惨叫。

怎么了?秦筝筝坐在最右边,被女儿的哭喊吓了一跳。

姆妈!顾缃大叫大哭,我的手! 她的手腕已经掉了,用不上半分力气! 姆妈,她扭断了我的手!顾缃哭道,姆妈! 秦筝筝不可思议看着顾轻舟。

顾轻舟则茫然回视顾缃和秦筝筝:我.......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啊....... 她装得好无辜。

秦筝筝心中惊涛骇浪。

顾缃哭得满脸是泪,妆容全花了。

真的使不上力气?秦筝筝错愕问。

顾缃含泪点头。

这可怎么办? 今晚是有大事的啊,顾缃难道带着断手去督军府? 你能忍吗?秦筝筝问女儿,反正是左手,忍到结束再去医院? 嗯!督军府的权势太诱人了,顾缃咬牙,疼死也要坚持到司夫人宣布她是少帅新的未婚妻再离开。

顾缃回手,想要用另一只手打顾轻舟一耳光。

顾轻舟稳稳接住了她的手,稍微用力。

顾缃吓得大叫。

她不想两只手都被顾轻舟扭断。

轻舟!秦筝筝厉喝,你做什么? 是大小姐伸手要打我的。

顾轻舟道,同时丢开了顾缃的手,我没有折断她的手,太太还不知道吧,折断一个人的手,需得极大的力气,我可没有....... 折断一个人的手腕,若是用蛮力,当然需要很大。

若是中医,就大不一样了。

中医知晓人体所有的关节,随便下个手腕,还不是跟玩一样? 顾轻舟擅长中医,顾家的人不知道,她唇角轻微挑了下。

秦筝筝则真的被顾轻舟糊弄得糊涂了。

是啊,顾轻舟那么柔软纤细的一个姑娘家,怎可能在一瞬间折断顾缃的手? 可顾缃不像是装的啊。

秦筝筝头疼了,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好似她们母女被人耍得团团转。

《京华烟云》第10章 设局

夜幕已降,督军府门口的路灯次第亮起,橘黄色的光芒如薄纱,流转萦绕,很是缠绵妩媚。

顾轻舟下了汽车。

迷蒙灯火笼罩下,每个人的眉眼都柔婉和善。

督军府开舞会,岳城世家名流悉数到场。

大门前的场地,早已停满了各色豪华座驾,香车宝马,华衣锦服。

轻舟小姐,顾太太,这边请。

随行的副官亦下车,步履沉稳领路,将顾轻舟视若上宾。

顾轻舟略微颔首,纤细下颌优雅,姿态婀娜跟着副官进门。

督军夫人蔡景纾立在二楼,身姿随意斜倚在窗帘后面,把玩着浅绿色的浓郁流苏,眼睛时刻盯着进出大门的车辆,双眸冷冽又柔媚,带着蚀骨的光芒。

她瞧见了自家派去接顾轻舟的车回来了,这才微微笑了下,笑容艳潋。

顾轻舟来了!

你还真敢来!督军夫人自言自语,既然来了,自然有你的好果子吃!一个乡下丫头,你竟敢威胁我?

她安静微笑,早已有了妙计对付顾轻舟,让顾轻舟既不敢拿出她的证据,同时又能丢尽颜面。

督军夫人缓步下楼。

她今天穿了件深紫色洋裙,裙袂曳地,行走间摇曳款款,将她端庄又艳冶的风情揉碎,完美融合到了一处,勾勒出烈烈风情。

有人吸气。

这就是督军夫人?一点也看不出,她替督军生了五个孩子。

一个四旬男人端着水晶高脚杯,杯中的红葡萄酒泛出艳色涟漪,染透了他的眸子,他目不转睛盯着督军夫人。

真是美人,整个岳城的名媛贵妇,容貌仪态远远不及督军夫人的万一。

只可惜,这样尊贵的女人,无法沾染,否则死也要献个殷勤的。

男人身边的同伴也惊艳,道:她就是督军夫人!不过,她只生了两个孩子,二少帅和三小姐,其他都不是她生的。

大少帅是原配生的,其他两位小姐是姨太太生的。

哦,怪不得.......

随着督军夫人下楼,议论声缓缓止歇。

男人惊艳,女人羡慕,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督军夫人身上。

督军府的舞厅很大,可以容纳三百人,数盏水晶吊灯枝盏繁复,在光滑如镜的地面上落下点点碎芒。

奢华的大厅里,乐队已经准备就绪,先是钢琴飘渺的乐音旖旎盘旋。

————

督军夫人风韵犹存,艳光足以逼退这世间的繁华,只剩下她的婀娜风情。

顾轻舟踏入督军府的大舞厅时,亦被富丽辉煌、香鬟华服映花了眼睛,恍惚步入云端仙境。

姆妈,这比伦敦最大的舞厅都要讲究,请了也是白俄人做钢琴师!顾缃兴奋,双颊微微发红。

只要她嫁入司家,这奢华的排场以后就是她的了,顾缃心头发热。

是啊,我第一次来.......秦筝筝也惊呆了。

顾家在岳城只能算中等人家,这样顶级豪门她们攀结不上。

督军府的盛筵,秦筝筝无缘一见,今天还是沾了顾轻舟的光。

她们母女惊诧看着这舞厅的时候,顾轻舟已经聘婷走进去了。

副官领着她们三个人,到了西南边的座位坐下之后,穿着制服的侍者端了红葡萄酒过来。

顾缃率先拿了一杯。

秦筝筝也接过一杯。

见顾轻舟亦伸手时,顾缃轻蔑笑道:你会喝葡萄酒吗?没见过世面,就别糟蹋东西了。

顾轻舟笑笑,莹白如玉的小手接过了水晶酒杯,轻轻晃了晃,喝了一口。

顾缃一梗:看她的模样,倒也像会品酒的,没出丑!

阿姐,你的手不疼了吗?居然还有心思关心我有没有见过世面,你对我真好。

顾轻舟微笑。

顾缃语塞,手腕被忽略的疼痛经过顾轻舟的提醒,慢慢传来,她吸了口凉气,对顾轻舟的讽刺又不知如何回应,气得不轻。

而后,陆陆续续有客人来了,舞厅里衣香鬓影,男人都穿着燕尾服,女人皆是长款洋装礼服。

督军夫人跟众人寒暄见礼,却始终没走到顾轻舟这边,对顾轻舟视若不见。

姆妈,督军夫人怎么不过来打声招呼啊?顾缃也看出了督军夫人对她们的冷落。

而四周有人打量她们。

是谁啊?督军府的贵宾,九成都是彼此熟悉的,只有顾家母女三是陌生的面孔,众人纷纷揣测她们的身份。

没见过呢。

认识她们吗?

众人摇头。

有位名媛低低笑道:皇帝还有三门穷亲戚呢。

这就是说,顾家母女三是督军府不知名的穷亲戚。

————

高傲的女眷们投过来鄙夷目光,挑剔着上下打量她们。

顾缃有点急了,她不想被人瞧不起。

秦筝筝不回答女儿,却也频频看向督军夫人,希望督军夫人能过来,给她们撑撑面子。

唯顾轻舟,慢腾腾喝酒,神色悠闲,不带半分焦虑,好似完全跟她无关。

而后,顾轻舟听到她身后三四个女孩子闲聊。

你知道今天为何开舞会吗?有个女孩子声音俏丽柔嫩,问道。

不是说了吗,今天是二小姐的生辰。

二小姐只是庶女,凭什么她的生辰给她开这么大的舞会啊?我很久没见过二小姐了,听说她还在英国留学,至今还没回来呢。

那为何开舞会?

我姆妈说,今天二少帅的未婚妻要来,这是督军夫人给她接风洗尘的。

这席话,顾轻舟听到了,顾缃也听到了。

顾缃倏然一阵兴奋,粉嫩双颊泛红,她自然以为二少帅的未婚妻是她了。

二少帅的未婚妻?有个少女声音尖锐,不愿意相信,二少帅何时定亲了?

是娃娃亲!

说起来,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二少帅了,他不是早从英国念书回来了吗,怎么从来不见他露面?

顾轻舟听到这里,竖起了耳朵。

顾缃和秦筝筝亦然,她们母女对督军府也知之甚少。

回来五年了吧。

有个人接话,别说你们,就是司家的亲戚朋友,也说多年不见二少帅呢。

他这么神秘,是不是在督军的军中任官啊?

在军中任职很平常,为何要神秘不见人呢?

这时候,有一个声音插进去:我阿姐跟司家的大小姐是闺蜜,她说二少帅其实是生病了,病了很久.......

什么病啊?

顾轻舟听到生病,就有点走神。

她想起了昨天那个男人。

审讯的时候直接剥皮,剥皮之后自己去将那血人钉在木桩上,然后精神亢奋发泄自己的凶欲,他算不算病人?

顾轻舟觉得他肯定是患了某种精神病!

也许,司家的少帅也是得了精神病,不能被外人瞧出端倪,招惹是非,所以避之不见人吧?

喜欢京华烟云相关热门小说

国外直播平台Twitch将全面采用HTML5技术
如何打造一款成功的Html5游戏?
搜游董事长谢成鸿:Layabox推动HTML5发展
《全员加速中》H5游戏 游戏操作玩法技巧
下一代Web技术 : HTML5炒作多于实际应用?
H5游戏《西游神传》大圣降临版本更新内容
HTML5游戏的黄金时代即将到来?
H5游戏《老虎不吃素》第九关过关攻略详解
白鹭时代合伙人陈康艺:我眼中的HTML5游戏
拥抱HTML5,Flash 死局已定